当前位置 :主页 >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 >
第三千两百九十八章 都是被逼的
发布时间:2019-10-05

  笔趣阁穿越小说神话版三国 第三千两百九十八章 都是被逼的

  幽州这边其实有不少人蹲着,田豫不用说,那是早十多年就在这边戍边的汉子,凉茂更是极其优秀的刺史,再加上继承了公孙瓒遗志的公孙续,敢在幽州撒野的胡人多半是不想活了。

  田豫嘴上说着不帮忙,可实际上公孙续偷偷搞白马义从的时候,田豫可是暗地里给了公孙续很多支持,从某种程度,公孙瓒至死不动北疆戍边将士,确实是让田豫足够记上一辈子。

  以前公孙续在刘备那边的时候,田豫想帮忙也帮不上,最多是去的时候给公孙续带点礼物,然后去看看公孙家的孤儿寡母,至于其他的事情,刘备处理的无比妥当,未有丝毫的薄待。

  实际上当年刘备若是要救公孙瓒其实是能救的,但公孙瓒选择了死亡,这家伙的本性也是出了名的高傲,死就死,没什么怂的。

  说起来其实很奇怪,现在燕赵这地方,除了刘备之外,历经的三任统治者都属于各有各的人望,然后三人互相看不起的典型,公孙瓒觉得刘虞软弱,刘虞觉得公孙瓒暴虐,袁绍则是觉得两人脑子都有问题,然而三人却都在这片地方留下了很深的痕迹。

  乌桓的汉子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,硬是没说话,别看公孙瓒都死了这么多年了,甚至苏仆一系的乌桓都内迁来当牧民了,可提起白马义从还是非常严重的心理阴影。

  “换一个话题,换一个话题,也不怕贵人笑话,我真怕那玩意儿,可话说回来,在北边的这些人,谁不怕?”乌桓的汉子有些糟心的说道,“我这辈子就内迁之后见过一次,至于之前,见过的都死了。”

  陈曦端起酒碗碰了一下,没说这个话题,也就是说白马义从其实是能解决问题的,只是没出动而已,这样的话大概是有别的原因了。

  “哎,还是说铁弗那群死孩子吧,都是那群智障的锅,他们再跳跳,白马义从出动了,那真就刀出必见血,我们实在遭不住白马义从出动,所以北边我们这些寨子恳请刺史让我们自己解决。”乌桓的汉子也是一副无奈的神色。

  都被白马义从杀怕了,公孙瓒在这边大杀特杀,那是逮住一个集聚地,直接平了,你跑都跑不了,用乌桓人的话说就是,见到了那条白浪出现也别想着跑了,祈祷一下,回忆一下,然后你就死了。

  因而听说北边又闹胡子,田豫准备让白马义从去杀一杀,汉人的寨子是什么感觉他们不知道,但他们就一个心凉,当年白马义从杀完路过,连他们一起都杀了,您可别吧,这事交给我们算了,别让白马义从出动,于是现在就闹成这样了。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陈曦点了点头,也明白了田豫的思维,边塞这边定居的基本都是内迁的胡人,要通过也要先拿下这些人,既然这些人愿意自己解决,那就解决吧,如果勾结了,那无所谓,一起干掉就是了,真以为汉室现在的战斗力是说笑的。

  “是的。”当家的乌桓人给陈曦倒满酒,“开始其实不好打,后来发现抓一个活的能卖三四万钱,好多人来抓,各寨子都有甲胄和武器,咱们北边也有牧场,骑牛,骑马的都有,逮住一个比干一年活还赚,所以很多南边的也都跑过来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陈曦无话可说,这不是就私奴贸易吗?怪不得最近听说邺城的交易所有很多青壮胡人,原来是这么来的。

  “结果现在抓的快没了。”乌桓人有些可惜的说道,“我家宅子都是靠我这么盖起来了,真的是好生意啊,听说现在他们跑到冰原去了,哎,可惜了,想抓都没地方抓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陈曦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吐槽了,你们不应该体谅一下对方吗?话说,都是胡人诶。

  可能也是想到陈曦脑子里面思考的是啥,毕竟这个问题来这边歇脚的汉人不少人都问过。

  “我知道你很好奇我抓他们什么感想,有个啥感想啊,抓住了除了高兴没别的想法,我又不是胡人,老子可是有户籍的,抓的时候开心的很,你看看抓一个三万钱左右,无本的买***当年打草谷……”可能是说的太兴奋了,道出了黑材料,当家的有些尴尬。

  “吃菜,吃菜。”咳嗽了两下,粉饰了一下自己,表示自己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,然后又给陈曦倒酒。

  “老哥当年还南下过?”陈曦一副好奇的神色,当年的事情他也不怎么想追究,泰山奉高城,一城的贼匪,没有几个干净的,现在各个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民,十几年前的那世道就那样,既往不咎。

  “呃,你不介意这个?”乌桓人可能也有些忌讳,但还是试探性的询问了一句。

  “就那世道,你以为是现在努力干活,就能活的好好地?”陈曦随口说道,“过去的事情,追究的话,难道真能杀了,除非是当事人来清算,我的话,算了吧,能活过那个时代都不容易,过了那个时间之后,好好地当汉室百姓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是啊,就那世道。”乌桓汉子叹了口气说道,随后有些恼火的说道,“去他娘的,要不是活不下去,谁他娘的愿意南下和你们干,说句不客气的话,十次有八次都打不赢,要是在北边养牛羊都能像现在这样活下去,得多大心才行,我家六个弟兄,就我一个活到现在。”

  陈曦沉默了一下,也是,汉室这情况,哪怕是最弱的时候,也是基本上是随便一个杂鱼诸侯都能将胡人按在土里面打,就这胡人还敢南下,也都是没活路了。

  “不算我抓的那几个卖掉的家伙,每年也能吃饱穿暖,手里有点余钱,比我在草原的时候好的太多,通天报。那地方,盐都没得吃,铁锅都没有,用石头做饭。”当家的汉子敲着桌子有些恼怒的说道。

  “结果那些铁弗的傻子居然派人来我们这边来招纳我们,说是要建立什么胡人的国家,我都快笑死,连饭都吃不饱,锅都没有,还打算让我们贡献一下,说是团结,我赶紧将他们用酒给灌醉了,然后捆了,赚了一笔。”汉子说着之前发生的事情非常的开心。

  “还好吧,我们以前一只羊能换一包盐,还是那种黑褐色的块,现在好了太多了。”很明显双方对于物价的认知完全没有在一个世界,不过人家自己开心就好了。

  “这要看你是以物易物,还是用钱。”正在喝酒的乌桓人一听这话,当即放下酒碗,非常市侩的说道,完全不复之前的嬉笑怒骂,很明显之前的回忆并没有日后吃饭重要啊。

  “钱。”陈曦就没带多少物件,钱倒是有不少,而且不够的话,小额加印一些,根本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,到时候补账就可以了。

  “壮牛算你三千三,大羊算你七百,要是全都要的话,壮牛再少你一百,大羊少你五十,钱的话,票和五铢钱最好都有一些。”乌桓的汉子拍着胸脯,非常豪爽的保证到,这个价格已经属于偏低的那种了,在内地,壮牛差不多八千钱,就算是冀州批发市场也在五千左右。

  “现在就看货,只要不出大问题,货全都要了。”陈曦假装自己是一个大豪商,更何况这个价格确实是相当低了。

  “豪气!”乌桓的汉子竖了一根大拇指说道,“不管成不成,晚上都请你吃烤羊,我做这个手艺,非常的不错。”

  “说起来,你这边为什么是钱和票都要一些,我在冀州那边,要么是全要钱的,要么是全要票的,如你这种还真是没见过。”陈曦有些好奇的询问道。

  “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,其实票用着很省事,也适合藏起来,而且出门在外带着也方便,可实际上大多数的吃饭花销用五铢钱就可以了,日常用票的话反倒不方便。”汉子随口解释道。

  陈曦闻言若有所思,可随后就将自己新生的想法压了下去,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警戒的号角声。

  “老弟,你先在我家待着,别出去,北边的那些胡子们现在不敢南下,可几十人一伙到处劫掠,什么都不干居然想抢我们的东西,真是不想活了。”乌桓的汉子直接起身对着陈曦说道。

  而后左右翻了翻,一身链甲从卧榻底下拉出来,直接套在身上,抄起斩马剑,我来回答你起重机械管理A证考试材料如何缴费报考要求。骑着门口带着鞍,有着大角的壮牛就冲了出去。

  “居然骑牛作战啊。”陈曦诡异的看着跑的颇快的乌桓人,“那个芸儿,咱们还有多少钱,不够的话的,给我准备纸笔啊。”

  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?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平特一肖| 香港马会提前公开特码| 神算子彩票心水论坛| 白小姐波色生肖网| 新加坡开奖结果记录| 曾道人心水论坛| 合数单双常年固定公式| 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版| 2019年香港马开奖结果| 香港正数码挂牌彩图|